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永恒的王第十章剑与花的时代

时间:2020-01-22 22:33: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2次

永恒的王 第十章:剑与花的时代

这尊雕像经历了多少风吹日晒呢?

石刻的眼眸都是那样坚定,贵族的狡诈与阴险根本没有展露分毫,腰上的长剑已经出现了裂缝,仿佛记录着过去的哀伤和烽火的洗礼,如果可能的话,李来福更愿意相信这位深埋大地的巨人是曾经光明教廷的某任大主教,而不是一个浑身带着利益与金钱的气息游荡徘徊于贵族海洋的家伙。

活着的命运让他不得安宁,死后长眠大地的岁月里还要忍受着叽叽喳喳的莺歌燕舞,黑色的乌鸦可以停留在他的脑袋上歇息,兴许感觉来了还会留下点什么恶心的玩意儿。这几十年来,除了马克斯家族有限的那几个人外,从没有谁愿意浪费时间去思考他的过去是一个怎样的人,英雄?还是败类?

或许这两种使命可以同时降临在一个人的身上。

一刀一刻,如切如磋。

李来福抚摸着这尊表体已经凹陷不平的巨大雕像,心中五味陈杂,但漆黑的眸子中却仿佛是一汪大海,平静而深邃,沉寂的可怕,所有暴风雨到来之前的海洋都是这样,如同一只伺机等待着爆发致命一击的巨齿猎豹。

抗争者。

这三个带有魔力的字眼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胸口,无论是曾经的李来福还是如今的马克斯?埃莫里,他都难以想象他究竟做出了何等后无来者的壮举才足以得到这样的评价,这三个字在李来福的眼里可比什么‘大公爵’‘侯爵’乃至‘红衣主教’这些东西来的要珍贵的多。

老管家特伊就站在他身后,眯着眼,似乎想要微笑,但挣扎了一会儿便放弃了,在有些地方他也笑不出来,这里承载了他过去的回忆和信仰,太过凝实厚重的气息让他也不得不领略到一股叫做‘惆怅’的情感。

他缓缓将左手放在了心脏处,右手里仿佛握着什么东西一样,五指并拢,搭在了左手手腕上,面容肃穆,带着淡然而又坚定的语气,仿佛在吟诵一段逝去的史诗:“小埃莫里,你要记住,塔斯汀王国的贵族们可以每天都在那些年轻姑娘们的肚皮上跳舞,或是找个闲暇的日子好好品尝几杯朗姆酒,心血来潮时也许会乘着马车去一下贫民窟,施舍几枚背后流淌着鲜血的金币,感受下受人膜拜的快感,面对这种人,无需有任何畏惧,因为他们只是一群在享乐中渐渐死亡的蛀虫。但是爱尔德大教堂中的苦行僧却不会,他们宁愿将生命奉献给信仰,去顶着烈日的炽烤身处光明下阅览几篇《光明启示录》,抑或是躲在狭小阴暗的牢狱中感受堕落者的悲惨,还可能带着脚镣手铐在炎热的沙漠中踽踽独行,近乎惨无人道的磨练给他们带来了恐怖的力量,所以这些怪物们便拥有了强大的魔力和战力,身为苦行僧的魔法师,那一定要强于同阶的任何职业,他们才是光明教廷的顶梁柱,这一点,你要牢记在心。”

用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才换回来的消息么?

没有余力去思考老管家怪异的礼节,李来福心中微微有些苦涩,马克斯家族的第四任家主马克斯?法鲁的雕像上仿佛生出了一根根的刺儿,让他不敢再用手掌去轻易触摸。

下意识的收回了手,李来福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一道人影。

那个整日叫嚣着‘将这个不祥的孩子驱逐’‘为了荣耀’的尊贵白银骑士莱恩呢?那个应该骑着高头大马纵横沙场的家伙去哪儿了

去寻找一位神圣的骑士该如何对抗怪异气味的方法吗?也许爱尔德大教堂的藏书库里会有呢!

为什么死去的都是英雄,而活着的却是一群沽名钓誉的可笑丑角。

李来福咬紧了牙关,双手中仿佛攥紧了某些东西。

“你要记住,永恒大陆的统治者中,没有一个是只会享乐的贵族,他们能够控制一群野心勃勃的狼和好几只狡猾奸诈的老狐狸,就意味着他们才是真正的大角色。”

特伊看着在他眼中情绪有些变质的埃莫里,有意无意的冒出这样一句话。一身黑袍上面没有沾染任何与光明有着丝毫关系的饰品,他就像是午夜中爱尔德大教堂中央的祈明钟般神秘高贵,古老沧桑的大钟可不会像那些年轻的骑士一样抽风不止,但是宏伟的大钟一旦被敲响,那受到洗礼的将会是整塔斯汀王国的每一处街道。

无知和睿智是两个极端,但两种极端之间却只有一线之隔,这也是为什么疯子和天才的差距只不过是一个藏匿于精神病医院而另一个却笑傲红尘的原因。

李来福并不否认在某个瞬间他确实被老管家特伊的那番话给震慑住了,但那只是一小段可怜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的瞬间罢了。

如果不是七年间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历练,他现在一定轻蔑的笑出了声。

微风伴随着丝丝细雨,打在了李来福那张看似稚嫩的脸颊上,一袭黑袍的老管家摆弄脸上的五官,将眼睛和嘴巴勉强恢复成了微笑的模样,既然该说的话都说完了,那么这位神秘的老人也准备带着小埃莫里回去了,要知道老子爵阁下可是为这孩子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但是李来福仿佛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他仰望着这尊看起来并不显得有多神圣的雕像,双手背负在腰后,像个老头般嘴角开合,不知在念叨什么。

“肉食者必,未能远谋,但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这个大陆上的统治者可不是终日只会卑躬屈膝歌功颂德的家伙,或者说他们都是一个个聪慧的牧羊人,我这样理解没错吧,特伊。”李来福提高了声调。

老管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风雨给法鲁的雕像上蒙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雨水打湿了千百年前的石块,它们被一双聪慧灵巧的手赋予了生命,历经岁月的洗礼和膜拜,而代价便是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时间仿佛静止了。

特伊忽然闭上双眼,轻声询问道:“小埃莫里,你还是不能感受到任何魔法元素的波动吗?难道那些游离在天地之间的精灵们,还是没有给你透露哪怕一叮点暗示?”

李来福低头苦笑,摇摇头,老管家也颇为无奈的笑了笑,用着一股连他自己都感觉苍白无力的语气说道:“没关系,小埃莫里,你要相信在这个大陆上的智慧也许会比力量更容易让人折服,如果真的不能举起镶嵌着魔法晶核的权杖去探索那片深邃的无知海洋,不妨尝试下别的道路,你看看塔斯汀的国王,尽管他只是一个偏远地区的,而他的背后却藏匿着无数强者,也许是遨游在无知与睿智之海中央的大魔法师,也许是顶晒烈日挥斥汗水磨练体格的黄金剑士,抑或是潜藏黑暗饮血止渴的诡异杀手,但即便像他们这样尊贵而又强大的人物,也不得不在王权的威压下颔首低眉,任凭差遣。”

特伊喘了一口气,他对李来福的安慰中并没有提到一种专门为王国而举起手中荣耀之剑的职业。

骑士,无论是在底蕴和历史都极其浓厚的帝国,还是像塔斯汀这样偏居一隅的小国度,这种职业都是为中坚的力量,他们有着狂热的信仰和坚定不移的精神使命,然而这并不代表一切。

因为马克斯一脉便是骑士家族。

李来福沉默不语,特伊的那番苦口婆心在他耳朵里无异于睡梦者的呢喃自语,但是他倒是发现了一件值得深究的事。

如果不是他自己的错觉,那么李来福已经可以确定这位老管家的确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强者了。

尽管雨水和微风很容易扰乱一个人的细微感知力,但是李来福的直觉还是悄悄地在他耳畔呢喃出‘结界’这两个玄奥的字眼。

特伊闭眼的那一刹那,李来福感觉自己仿佛经历过了无穷无尽的永恒岁月。空气凝滞,天地平衡分崩离析,无数种元素颤抖而不安,而唯有自己和这位黑袍老人却毫不受到干扰,如同处在另一个与塔斯汀王国相对立的平行世界。

埃莫里目前见到的强者就是那位几年前嘲笑他只能成为一名吟游诗人的大魔法师,那位身穿着深蓝色法师长袍的老先生曾经没有吟唱冗长的咒语便在手中凝聚出了一团晶莹的水球,当时李来福作为一个初入大陆的雏鸟还羡慕了好一阵子呢,然而现在他才发现那位曾在老特伊面前班门弄斧的表演着花哨技能的大魔法师真是如同跳梁小丑般可笑可悲,无论是虚伪的强者还是真正的弱者,他们总是与生俱来的学会了妄自尊大,甚至永远不会发现在自己的身旁那些默默注视着自己的无名之辈,而恰好,那些人不说话的人,往往才是幕后的胜者。

看着老管家褶皱面庞上的那抹莫名微笑,李来福突然对外面的世界很感兴趣。

“圣菲特学院?那里的人儿会露出怎样的笑容?默默在黑暗中注视,还是放荡不羁的狂妄呢喃?”

随着风雨的兴致愈来愈高昂,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缓缓消失了,马克斯?法鲁的雕像在风雨中伫立,石刻的眸子仰望着永恒大陆的上空。

古老的占星者曾言,永恒历515年的一天,是剑与花序章的开始。

济南复大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南阳市肿瘤医院
四川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河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临沂牛皮癣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