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龙迹 第九十一章 花裳的告白

时间:2019-10-12 23:40: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龙迹 第九十一章 花裳的告白

夕阳西下,黄昏渐近,晚风吹拂

,叶叶成沙,飞鸟落林,元兽归穴。

郭永正伸手采摘着野果,却收回了手,他已经感觉到了花裳的到来。

“你来了?”似是在意料之中,郭永问的很随意,淡然。

花裳捋了捋耳畔的青丝,脸颊有些红润。盯着郭永定格的背影看了良久,才柔声委屈道:“你连正眼看我的勇气都没有吗?我就那么不入你的眼吗?”

郭永叹了口气,两人的关系迟早都要划清界限,趁早不趁晚。抿了抿嘴,郭永转过身来,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身边现在跟着泪儿,丹灵宗里面还等着倾城。我一直没告诉你,商盟里还有一个赵硕。我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你不觉得跟在我身边委屈么?”

“既然已经那么多了,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我一个。”花裳一瞬不瞬的盯着郭永,挺了挺酥胸道:“我不认为我比她们差,不论是姿色还是其他的。”

既然要谈,那就索性谈开。郭永扔了一个野果过去,示意对方坐下,而自己也就地而坐。“这不是姿色的问题,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么多女人。其实在遇到泪儿的时候,她也和你一般,我却并没有打算接受她。可是她却接连救我性命,甚至是为了替我挡住敌人,险些送掉了自己的命。还有倾城和赵硕,都与我有救命之恩。”

“你就是因为这些恩情才选择她们的么?”花裳并没有动手中的野果,只是一直放在手中摸错着。“只要有机会,我也愿意为你付出生命。”

郭永闻言皱了皱眉,他觉得女孩子有时候真的不可理喻,执着到死。

“难道你就没有从石劲身上看到一点好么?他为你做了那么多,纵使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在你身边。可是我又做了什么?跟着我,除了受苦,没有其他的。”郭永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我只将他当成哥哥,我也不在乎跟在你身边受苦。”花裳依旧执拗。

“可是他并不将你视作妹妹,你们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了,你忍心伤一个那么在乎你的人的心么?”郭永以攻作守,不断的发问。

“爱是需要感觉得,我在他身上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花裳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出声问道:“你是因为他才不愿意接受我的么?怕伤了朋友的心?”

郭永没有直面回答,而是接着花裳的话道:“既然你都说了爱是需要感觉的,那么你也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接受你了。长情不及久伴,我要做的事情很多,身上的很重,没有心思去顾忌儿女私情。就连她们三个,也并非是我主动争取,而是命运使然。”

“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花裳的眼眸中已经开始汇聚眼泪,泫然欲泣,我见犹怜。“自打上次抢夺元丹书的时候,你突然轻薄我之后,你的影子便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后来你被送进了炼丹室的熔炉,我担心的要死,整日往辛长老那里跑,想法设法的救你。再后来你被梦前辈从丹炉中带出,在丹灵榜之争中所向,那等身影更是深入人心。女人的心很小,一生只能融下一个人。”

看着花裳默默的流泪,郭永也很心疼。前者家族刚刚被灭,或许是想找个依靠,可是郭永自觉自己不能胜任。

感情的事是时间难处理的事,剪不断,理还乱,此刻郭永也是十分的头疼。上前安慰,又害怕对方误会,不安慰,有觉得良心有愧。

长叹一口气,郭永说道:“花裳,我们都还年幼,修炼之人的岁月又很漫长,不如我们定下一个五年之约如何?”

见郭永没有一棍子打死,花裳抬起了头,梨花带雨的问道:“什么五年之约?”

“就是五年之后,若你还这般坚持不曾动摇,或者我对你有了感觉,我便接受你如何?”

花裳低眸眨了一下眼睛,开始思索。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点点泪水,却好在不哭泣了。思虑了片刻,花裳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决心的。”

郭永没再接话,只是在心中长叹,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将怀中的野果递了过去,郭永说道:“你带着这些果子先回去吧!我到附近在找找。”

不多时,在路旁的一处平地上亮起了一堆篝火,郭永知道是石劲捡柴火回去了。他并没有时间回去,想四处看一看有没有什么野味。

一盏茶之后,郭永终于带着两只野兔赶了回来。临近之时却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且不说血泪儿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对,就连石劲都是如此。倒是花裳双臂环着膝盖,趴在

上面,有一只木棍挑弄着火堆,没有理睬他。

郭永知道定然是花裳将五年之约告诉给了二人,便想着和石劲解释一下,以免误会加深。

“石劲,你随我来,我两把这野兔处理一下。”郭永说完便率先转身离去,有些话只能背着花裳。所以此次借口,将石劲带到了别处。

“少主,我......”两人走远了以后,石劲率先开了口,却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说。

“是不是花裳将五年之约的事情告诉你了?”郭永停下了脚步,帮石劲开了口。

闻言,石劲木然的点了点头,努了努嘴,吞吞吐吐的道:“少主,我想好了,我决定退出,不再缠着裳妹,你就接受她吧!”

这话差点让郭永惊掉下巴,心道:自己还是小看了花裳,后者居然可以这么快转变石劲的思想,使其来做自己的说客。

拍了拍石劲的肩膀,郭永反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她定五年之约吗?”

天生憨厚的石劲怎么会明白郭永的用意,摇头道:“不知道。”

“这是在给你机会。”知道石劲不会懂,郭永解释道:“若是花裳一直这么缠着我,你心里定然难受,而我也觉得别扭。有了这五年之约,她便不会再纠缠我,你我都好过。另外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说不定五年之后她便心里没我了呢,纵使还有我,不是还有五年的时间吗?这五年的时间就是你抓住她的心的时间,具体该怎么做就要靠你自己了。”

闻言,石劲这才明白郭永的用心良苦,心中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准备晚餐吧!你明白我的用意就好了。”

......

一个时辰之后,酒足饭饱的四人也开始进入梦乡。石劲和花裳二人身上都还有些许伤痛,郭永没让二人守夜,自己独自坐在篝火旁,注视着天上的星星,保护着三人的安全。

其间血泪儿见二人睡熟了,便偷偷爬到了郭永身边来算账。郭永无奈,只能小声将自己的用心良苦再将了一遍,这才哄得血泪儿甘心的去睡觉。

(ps:我一直纠结郭永该不该将花裳也收了,求各位看官给点意见。可以在书评区留言,也可以参与作者互动的投票。)

绵阳治疗癫痫病费用
新余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阜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新余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