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姜万富用的年华诠释职守

时间:2019-08-31 13:45: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核心提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叶城二牧场,位于偏远的昆仑山中,海拔 000米以上,气候恶劣。作为医生的姜万富走遍了上百个放牧点的沟沟梁梁。

上海知青姜万富支边到新疆那年17岁,到2009年退休回沪时,这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叶城二牧场医生的人生已穿越了4 年。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生命道路,在姜万富的道路上,他用一生中的年华诠释了两个字 职守。

  静夜,西部边陲的静夜。

姜万富坐在面前,记者似乎听得见他的心跳。

人生的滋味和生命的凝望借着这深沉夜幕徐徐开启:有尘封多年的愧疚、有深藏心底的告白。姜万富语速缓慢、音调低沉的讲述,像老纪录片般回放,穿越他人生近半个世纪的时光 一个17岁的上海知青新疆支边至今的4 年。

姜万富用一生中的年华诠释两个字 职守。

用4 年写一个字:值!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叶城二牧场,位于偏远的昆仑山中,海拔 000米以上,气候恶劣。作为医生的姜万富走遍了上百个放牧点的沟沟梁梁。或许,在他17岁离开上海随滚滚的时代车轮到新疆,初并没有思考什么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但他用4 年的坚守告诉我们:奉献。

姜万富有两个终生难忘的日子。

一个是1966年7月17日。这一天,他离开上海,把命运与兵团连在一起。

记得坐了三天四夜84小时火车,又坐了整整七天汽车,才到了兵团叶城二牧场。那时候,喝涝坝水住地窝子,真的是苦!

一个是1967年9月28日,这一天决定了姜万富一生的职业。领导派人把他从地里叫回来,让他去学习当卫生员。

那时经常下牧点,一转就是一星期。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近百个放牧点的沟沟梁梁,都留下了姜万富的脚印。他真正成了马(驴)背医生。

一年后,牧场又送姜万富去进修外科一年。他成为二牧场建场20多年个外科医生。进修时,无论白天黑夜,不放弃上手术台的任何一个机会。

1980年后那几年是知青返城的高峰,当年一起从上海来的伙伴,陆续都回城了。远在上海的姐姐、姐夫,多次来电话让姜万富回去。思来想去,他还是留在了新疆。后来,前妻带着女儿也离开了。入夜,不出诊的时候,他就自己拉二胡、敲敲扬琴排解。

姜万富说,他爱这个职业,病人的信任和期待的目光让他无法推托,为病人解除病痛,确实是一种满足。特别是学会维语以后,这里的维吾尔族同胞拿他当亲人,特别温暖。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治病救人需要抢一分一秒的时间。寒冬深夜,顶风冒雪处理难产、抢救病人,对他来讲是很平常的事情。

这些年一直有人问姜万富,你一个上海人,到新疆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出了多少力,救了多少人,作了那么多奉献,可是,新疆给了你什么,值得吗?

他说: 我想在我站到一班岗的时候,我可以再回答一次:值!因为,是新疆、是兵团把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青年,培养成一名党员、外科医生,使我成为病人心目中的救星,民族兄弟心中的大医生、好医生。

在新疆4 年了,苦难的时候我都没有后悔过!

这么多年,要问我挣了多少?说实话,很多很多:我挣到了生命的充实,挣到了内心的踏实,挣到了这里维吾尔族父老乡亲们的尊重,够了!

当初干工作,做梦都没想到有今天的荣誉!哪个医生不治病,哪个医生不救人,我只是做了行医治病平常事,没什么可炫耀的。

但我必须要说,我把一生中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大山,献给了兵团,值!

姜医生是我们的亲人

4 年近15700个日子转瞬即逝。2009年8月,姜万富60周岁,他退休后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黄浦江畔,回到他日思夜想的家乡上海。

买买提已经87岁了,他一家四代都是姜万富看病。

就在他家的院子里,他的女儿帕塔姆汗流着泪说: 姜医生就像家里人一样,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就算是他回到上海了,我们也会打电话给他,一样找他看病。家里的杏干晾好了,我们就给他寄到上海去。

大医生贴心呀。病人口袋哪怕只有三五元钱,也得看病啊。没带钱的,姜医生就先垫付,他从来不把病人往外推。姜医生开药按粒开,他知道十里八乡的乡亲日子过得不容易。 帕塔姆汗说。

80岁的老人拜孜汗一家四代 0多口人,一家老小的头疼脑热都是姜医生嘘寒问暖。逢年过节从来都是亲人上门早,姜医生每次比亲人来得还早。 我有两个孩子就是姜医生接生的。我认识他时还是个健壮小伙子,现在头发都白了,真舍不得他走呀!他救过我家里人的命呀!

经过长途颠簸后,记者到达昆仑山上的一个牧点。塞提江 努尔是个壮实的汉子,谈起姜大夫,眼中泪光闪闪: 我认识姜医生有 0多年了,感情上像兄弟一样。他是我们心中的天使。我的爸爸肠梗阻、妈妈脑溢血都是他救的命。我9岁出水痘,要不是姜医生哪里有现在的我。

他每次翻山越岭来牧点,都是和我们同吃同住。远的牧点在海拔4800米的地方,去一次要走8天。我们信任他,生病了一想到姜医生,病就像好了一半了。大家都希望他不要走!这几天我一想到姜哥哥要走了就流泪,我相信他离开的时候全牧场1500多人,还有地方上热爱他的民族兄弟都会去送他。 塞提江 努尔说。

一生无法抹去的 对不起

姜万富离开上海的家4 年。记者离开姜万富家时,一个新的黎明已经来临,姜万富推心置腹的长谈一直在我们耳边回荡。

怎么能不想回上海呢!说不想回是假的。说句老实话,想了几十年了。

上次是2005年回去的,晚饭后我们一家三口去外滩看夜景,外滩灯火通明,黄浦江上不时有轮船驶过,那幅景象真的是太美了。

这里离上海6000多公里呀,我一走就是4 年!

在父母面前,我不是称职的儿子,临老没有尽孝、临终没能见面。当年收到家信时父亲已经过世半个月;1996年回上海探亲,90岁高龄的母亲已是风烛残年,我知道是与母亲的一面。我是儿子,理应给母亲送终,但是千里迢迢 两年后收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 里面装着一块黑纱,我只能在静夜里流着泪向着南方磕头。

每每想到这些,心情好沉重。父母养我这个儿子有什么用啊?

在儿女面前我也不是好父亲。大女儿与前妻离开新疆时才8岁;现在的女儿玉娇10岁时就被送回上海。她妈妈是医院的护士,晚上急诊手术或出诊时还是我的助手。夜里不敢把女儿一个人留在家里,只能带着孩子加班。小小的年纪就看着我做手术血淋淋的场面,太残忍了,以至于孩子梦里都吓得哭出声来 现在,女儿要大学毕业了,我退休回去,在感情上还多少可以补偿。

我这一生,上对不起老,下对不起小。想必也是命运吧,没有辜负的就是病人。这里的维吾尔族乡亲对我太好了,路过谁家的门口,总是头巾包着晾晒好的杏干、核桃塞到我手里。

不瞒你说,我也知道他们不舍得我走,我只能在心里说声 对不起了乡亲们!对不起了!

出来的时候,满里弄没有不认识我的。现在我回去,没有几个认识我的。老的有的搬家离开了,年轻人我都不认识。老了老了说是回家,其实又是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那少年时代的人与人之间亲密无间的感情,也已经随着时代走远了,一切又要从头开始。我也希望大上海能接纳我这个离开4 年的游子。

再就是,我们俩退休之后,B超没人了,接生也缺人了,盼望已久的X光机很快要来了,也没人会用。还有牵挂,论情感,这里的乡亲更亲 新疆已经是我的家乡。

还有,我临走前,一定要去看一看,跟他打个招呼、道个别 一起来的兄弟永远留在了这里。他叫沈祥富,我们俩是同一个里弄、同一天进疆的。25年前他遭遇车祸,就埋在不远处的大沙包上

焦虑症的自我治疗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口腔清洁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